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龙族之路明非才是主角后宫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龙族之路明非才是主角后宫向
江南老贼的龙族5终于开写了。 无限怨念,可是龙族真的是写的好啊, 再久我也要等下去。 没看过龙族的朋友真心推荐去看看哦。 路明非这个主角命都卖了几次,居然一个妹子都没有, 唯一的绘梨衣还死了太可怜了,我来帮帮他啦。 江南总是描写酒德麻衣的身材如何好, 对酒德麻衣很有感觉本来想写她。 酒德麻衣喜欢老板,老板好像就是路明泽。 可以写路明泽把酒德麻衣,苏恩曦,还有三无少女都强行送给路明非做后宫。 夏弥和楚子航相爱,江南老贼先把夏弥写死了, 然后楚子航又消失了真是可怜的一对。 不过还是选择写诺诺了,谁让路明非喜欢诺诺呢, 凯撒就对不起了你的未婚妻属于路明非了。 有征文活动,写一篇参加吧。 清茗学院这个坑我会填的,天都大学只是个脑洞, 可能不会写下去。 第一章 死侍终于被消灭完了。 看着满地的骨骸和银色面具,回想着刚才几乎如同潮水一样死侍, 路明非心里终于送了一口气手中那把名匠精心打造的日本武士刀, 刀刃已经卷的不像样毕竟不知道把多少堪比钢铁的死侍斩成两节。 路明非扭过头看刚才和自己并肩作战的诺诺, 现在这片战场上只有路明非和诺诺还能站着。 看到师姐还好,除了衣服被死侍划卡几道口子, 诺诺身上没有留下任何伤痕。 只是那破损衣服的缝隙间,诺诺那雪白的肌肤和整片灰黑的战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路明非吞咽了一口口水,才勉力把目光从诺诺衣服缝隙中间移开。 正想开口问问诺诺情况怎麽样,突然看到诺诺脚一软, 居然瘫倒在地上。 路明非一惊,立马扔掉手里的武士刀, 急忙冲了过去把诺诺那有些发软的身体一下抱进了怀里。 “师姐,你怎麽了?”路明非看着怀中脸色惨白的诺诺, 急切的问道。 诺诺其实只是因爲长久的战斗而体力不支, 并没有什麽大碍被路明非抱在怀里,自己几乎要路明非用力的双手塞进他的身体。 诺诺的第一反应不是自己身体的疼痛,而是觉得两个人此时的动作实在不合适, 喝止道: “路明非你在干嘛,快点放开我?” 路明非听到诺诺的呵斥, 一贯被诺诺压在头上的他下意识的就差点放开怀中的诺诺。 想到刚才的连番战斗,要不是自己的帮忙, 诺诺根本无法面对那些如同潮水的死侍。 路明非不由心里有些恼火,刚刚才共同经历的生死战斗, 现在只不过因爲关切才抱你一下又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诺诺的反应让路明非有些恼火,不但没有放开诺诺, 反而故意用力把怀里的诺诺抱的更紧了, 大声说道: “师姐都什麽时候你还顾忌这些?” 路明非的喝声让挣扎的诺诺勐的一滞, 这个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衰仔在不知不觉之中居然有了这麽大的变化, 在刚才的战斗之中面对那些疯狂的死侍游刃有馀 现在这个小家伙面对自己也有了这麽大的勇气, 竟然敢呵斥她。 “路明非,没关系的,我只是有些乏力, 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先放开我吧?”诺诺只能放松口气, 心中却有些羞愤因爲路明非从后面把诺诺抱在怀里, 现在诺诺全身无力只能把后背靠在路明非的胸膛上, 两个人之间就像一对亲密的情侣一样。 诺诺现在几乎是坐在路明非的腿上, 所以路明非清晰的感受到了诺诺臀部的柔软和弹性 隔着薄薄的裤子传来温热的体温让路明非心头有些异样。 在这个寒冷的战场上,这一丝少女的体温给了路明非一种别样的刺激。 路明非一直就对怀中的诺诺有种特别的欲念, 从被诺诺从那间放映厅里捞出来之后他的整个世界的中心就是这个小魔女, 无论是高中的女神陈雯雯还是日本的小巫女绘梨衣, 无论人生会碰到多少适合的女生可是只有这一个人让你觉得是对的。 现在这个情况下,路明非这个一直的小衰仔如何能不动心, 路明非下意识的低头看向怀中诺诺的身子。 路明非的身高比诺诺高出不少,现在诺诺靠在他怀里, 这种姿势下路明非一眼就看到了诺诺那裸露套裙之外的雪白玉腿, 因爲诺诺突然倒下的原因那本来可以盖住膝盖的裙摆却有些凌乱, 只是堪堪能遮住腿根。 此刻诺诺被路明非抱在怀里,居然没有发觉自己不经意间暴露了诸多福利在路明非眼前。 路明非把诺诺的两条雪白大腿完全看在了眼里, 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诺诺的大腿了以前路鸣泽把诺诺私底下拍摄的那套性感写真集拿给路明非看过, 更加暴露性感画面路明非也看过可是像现在这样近距离的直接欣赏诺诺的雪白大腿还是第一次。 诺诺的大腿是那麽的浑圆饱满,雪白的让路明非眼热心跳。 路明的眼神越发的炽热,直勾勾的看着诺诺裙摆下显露出的大腿, 只觉得诺诺的长腿实在美妙无比白晰如雪的皮肤, 因爲长期锻炼的原因纤细的小腿饱满结实,发出诱人的光泽, 浑圆的大腿丰腴曼妙让人想要想要伸手触摸。 路明非只感觉差点忍不住就要流口水了, 尤其是在诺诺不经意的挣扎间衣服破损的缝隙之间, 路明非不经意间看到诺诺那如同吊带衫一般的内衣 以及胸口雪白娇嫩的肌肤与微露的乳沟刺激的路明非心头的情欲激烈荡漾了起来, 鼻血几乎都要留出来了。 诺诺此刻心中也充满了异样,她长这麽大, 虽然号称从幼儿园就开始交男朋友男朋友加起来可以有一卡车, 可是事实上她从未被男人如此抱过就算是进入卡塞尔学院后和凯撒在一起了, 凯撒也是十分尊重她从未对她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情。 诺诺心中又羞又恼, 急切道: “路明非, 我真的没事你快放开我!” 休息了一会儿, 诺诺感觉自己恢复了一点体力说完就想挣扎着做起来。 可是此刻路明非哪里愿意就这麽放过诺诺。 可是面对诺诺挣扎着要离开自己怀抱,路明非知道, 要是现在让诺诺离开了自己以后都不可能再抱住她了。 等回到卡塞尔学院,她会再次回到凯撒的身边, 诺诺和凯撒已经订婚了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结婚。 等到那一天,自己难道真的要像楚子航说的, 去打爆婚车的车轴? 又或者自己一直默默守候 在多年后大家同学聚会只能自嘲地说师姐我当年还暗恋你呢, 可是那时候诺诺呢她会靠在凯撒的怀里,温柔的笑着说, 是吗?我不知道呢。 不,不,现在还有更好的机会。 这个魔鬼般的念头闪现,几乎是下意识的, 路明非勐的把挣扎起身的诺诺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一下子把诺诺那饱满的胸部紧紧的抓在了手中。 “啊……”胸前被突然袭击,让诺诺那刚刚挣扎起身的身子勐的巨颤, 整个身子再次瘫软倒下来重重的重新倒在了路明非的怀中。 “路明非,你干什麽,快点放开我。” 诺诺心中气急败坏,自己可是路明非的师姐, 刚才因爲关心抱住自己也就算了现在路明非居然敢直接玩弄自己宝贵的胸部, 真是色胆包天。 路明非现在却顾不了了许多了,他心里知道这次要是不得到诺诺, 那麽以后都不会有机会得到诺诺了 喊道: “师姐, 我喜欢你从你把我从那个放映厅里拉出来那一刻, 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你。” 诺诺听到路明非激烈的表白,只觉得自己脑海轰隆就被雷激打过一样。 她早就知道路明非喜欢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 只是她装作不知道而已一直以来她都不揭穿也不回避, 有时候她还会取笑这个小衰仔几句。 在诺诺心里,她只是路明非生命中的过客, 终有一天她会离开这个小衰仔路明非有一天会喜欢上某个小师妹, 比如那个叫零的小女孩她就很适合路明非呢。 此时路明非这麽直白而热烈的表白, 让诺诺一直逃避的内心一下子蹦跶起来: “路明非 你快放开我你不能对我有想法,你将来会遇到更好的女孩!” “诺诺, 不会的我喜欢师姐你,不会再有喜欢的女孩了, 我要和你在一起我想让师姐你做我的女人”路明非越说越是激动, 抱着诺诺的双手越发的用力。 这些一直隐藏在自己内心的念头终于当着诺诺说出来, 这一刻路明非觉得心中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 一直隐藏在衰仔身体的那个魔鬼仿佛要被释放出来了。 路明非双眸赤红的盯着自己怀里拼命挣扎的诺诺: “师姐, 就算你不愿意那麽我现在也要得到你。” 路明非勐的一把把怀中拼命挣扎的诺诺翻了过来, 赤红的双眼死死盯着诺诺。 诺诺身上本来就已经有些破损的衣服,现在因爲挣扎损坏的严重了, 套装上几颗纽扣已经脱落露出里面雪白的大片肌肤和那条深邃的乳沟, 套裙下露出两条浑圆的大腿及修长纤细的小腿。 路明非再也压制不住自己,勐的把诺诺压在了身下, 对着诺诺的红唇吻了下去。 “路明非,你,你想干嘛,放开我, 快点放开我。” 无论诺诺如何的喊,在近乎疯狂的路明非都不会放过她了。 路明非克制不住自己,一边在诺诺的脸上疯狂亲吻, 一边粗鲁地扒掉了诺诺身上的全部衣服诺诺那雪白的身体就这麽暴露在了路明非面前。 在这片昏暗的战场上,远处有车辆的残骸在熊熊燃烧, 各种武器碎片散落的满地都是死侍留下来的残骸布满两个人的周围, 浓稠的鲜血像石油一样在地上流淌。 这麽一副世界末日般的场景,诺诺雪白的胴体却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了里面。 路明非双目赤红,死死盯着眼前诺诺美艳的身体, 不愿意放过每一处细节路明非鼻孔中出着粗气, 说道: “师姐现在就算你不同意我就要强奸你。” 诺诺心中羞愤的厉害,别说她现在全身无力, 就算全盛时期的的她也无法抵抗路明非看着真的要强奸自己的路明非, 她有些愤恨的喊道: “路明非你最好放开我, 不然凯撒不会放过你的。” 路明非现在哪里还听得进诺诺的威胁, 此刻看着这个被自己按倒的诺诺就算现在诺诺的未婚夫凯撒出现在他面前也无法阻止他了。 路明非心中充满了暴虐,看着诺诺雪白性感的身材, 兴奋的道: “师姐你的身体不让男人好好的享用实在浪费了, 你这麽的美丽诱人就让我永远的占有吧。” 路明非兴奋的说着,双手不断的玩弄着眼前这具活色生香的迷人胴体, 赤红的双眸炽热的打量着被自己玩弄的娇柔难耐的美艳师姐。 诺诺本来就是绝色,因爲基因的问题, 几乎所有混血种都长得不错而诺诺在卡塞尔学院也是绝对的校花, 能和她媲美的只有夏弥和零屈指可数的几个女生 要论身材就算是算是凯撒的芭蕾舞社团后宫, 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诺诺火爆的。 路明非看着被抱在怀里的师姐,诺诺的腰枝柔软纤细, 双腿修长挺直胸部丰满高耸,这麽完美的身体现在却被自己肆意的玩弄。 路明非贪婪的在诺诺那白皙的裸体上把玩着, 将诺诺那火爆的性感身体用力压在身下伸出手玩弄诺诺胸前的那对豪乳, 路明非忍不住得意笑道: “师姐我今天一定要上了了你, 让你做我的女人哈哈……” 这一刻, 诺诺几乎绝望了 求饶道: “路明非,不要, 师姐求求你你放过我吧,师姐已经和凯撒订婚了啊, 你也认识凯撒啊。” 诺诺的哀求声反而更刺激了路明非的欲望, 听到诺诺说自己和凯撒订婚了反而更加诱发了路明非心中的逆反之心, 是啊你不是选择和凯撒在一起吗?你不是选择要抛弃我, 和那个凯撒共度一生吗?你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小衰仔吗? 路明非兴奋的盯着这个平日里高傲的小魔女 她以前越高傲此刻越是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 就越让路明非兴奋。 路明非勐的按住诺诺的头,强迫诺诺跪下去。 路明非迅速脱下自己的裤子,挺着早就坚硬的肉棒, 直接插进了诺诺性感的鲜红小嘴里面把诺诺接下来的话堵在了嘴里。 一瞬间,诺诺只感觉自己的嘴巴,好像要被路明非粗大的肉棒插的撑破了一般。 而这个时候的路明非确是舒爽无比, 肉棒被诺诺的小嘴包含着那股紧凑的快感几乎要让路明非立马射出来, 更加爽快的是心里上的快感终于让这个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的师姐跪在自己面前。 无论你以前是多麽的光彩夺人,是多麽的高傲霸气, 现在都像一个女奴一样跪在我面前含着我的肉棒 路明非赤红的双眸忍不住放光双手抱着诺诺的头, 肉棒在诺诺红润的小嘴里面一阵兴奋的抽动。 诺诺含着无尽的屈辱,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路明非, 就连自己的未婚夫凯撒都最多只是牵过自己的手 更不要说自己的嘴巴被男人用肉棒奸淫了。 路明非诺诺的小嘴的里面抽插,看着身下诺诺诱人至极的身体在自己胯下起伏, 看着诺诺那张绝色脸庞被自己干的羞愤难耐。 享受着卡塞尔学院最美丽的女生的口交, 那种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凯撒你是不是意大利的顶级高富帅吗?那又怎麽样, 你连诺诺的小嘴都没亲过可是现在她的小嘴却含着我的肉棒。 “啊……师姐,你得小嘴是在太棒了……太爽了。” 路明非感叹道,想到诺诺从幼儿园开始的那一卡车男朋友, 那个什麽黑太子集团的邵公子什麽意大利的高富帅凯撒, 哈哈你们这群废物,你们永远只能看着诺诺在心里幻想, 而我却可以尽情的享用着你们心中的女神。 直到诺诺被干的几乎无法唿吸的时候, 路明非才把自己的肉棒从诺诺的嘴里抽了出来。 把诺诺再次搂入怀里,双手抓住诺诺那对柔软饱满的双峰揉捏起来。 在诺诺的抗拒和挣扎之中,路明非的双手来到诺诺的修长的玉腿抚摸。 “啊……” 一声轻微的呻吟声从诺诺口中发出, 在路明非亲吻舔舐和那双手粗暴的玩弄之下 诺诺感受到身体里面传来异样的快感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火热无比, 已经湿润的私处流出了一丝不明的液体。 就在诺诺受到强烈的欲望的冲击时, 路明非突然嘿嘿的在诺诺耳边羞辱的说: “师姐 有感觉了吧师姐你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呢。” 诺诺一个何等高傲的少女,被路明非那羞辱的话说的羞涩难当, 摇头 道: 都是你……你……快放过我吧, 求你了。” “我怎麽舍得放过你,师姐,你这对巨乳真大啊, 怎麽捏都不会腻啊可惜凯撒那个废物是没有机会品尝了。” 路明非疯狂的肆意揉捏诺诺的完美饱满双峰, 感受着那惊人的滑腻触感。 “不要提凯撒啊……路明非,啊……你放过我吧。” 诺诺在路明非的玩弄下,甚至带着一丝哭音, 眼神中浮现出水雾。 看到诺诺流露出软弱的一面,路明非确更加兴奋起来, 他就是要这个高傲的师姐在自己身下哭泣 被自己操的苦苦哀求答应永远做自己的女人。 路明非直接吻上了诺诺红润的小嘴, 诺诺只能被迫张开嘴巴任由路明非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巴, 勉强抗拒着路明非在自己檀口中的肆掠美眸紧闭才能不让泪水流出来。 对诺诺来说,今天简直是她一辈子最可怕的噩梦, 先是和路明非一起遭遇了潮水一样的死侍 多少次在生死之交命悬一缐几乎以爲活不过今天了, 好不容易消灭的所有死侍气力消失的她, 却有遭遇到了路明非的强暴。 诺诺在心里,多少次幻想过自己的第一次是多麽的美好, 也许是和凯撒会在一个铺满花朵的大床上, 房间里充满着花香被男人温柔的占有第一次, 可是现在自己确在这个末日一般的地方, 周围满是大火残骸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味, 将要被一个小衰仔强行夺走第一次。 路明非搂着诺诺柔软无比的娇躯,闻着诺诺身上发出的扑鼻体香, 一只手四处抚摸着诺诺雪白的肌肤一只手伸进了诺诺的双腿之间, 手指深入那舒润无比的蜜穴。 “啊……”诺诺在路明非的玩弄下, 娇躯不停的颤抖口中忍不住发出阵阵让人兽血沸腾的呻吟。 诺诺心里知道只要路明非的肉棒插进来,那她的清白就彻底的失去了, 她情急之中用尽全力擡起膝盖勐撞在了路明非的小腹之上, 然后翘着雪白的臀部用尽力气向前爬了起来, 想逃离路明非的魔爪。 然而路明非现在的实力早就不是诺诺伤的到了, 何况诺诺现在没什麽力气那一脚连给路明非搔痒都不够。 路明非在后面更加贪婪的看着诺诺那雪白的身子, 尤其是那雪白挺翘的臀部向前爬动而左右摇摆。 诺诺还没爬出几步,就被路明非抓住玉腿勐的用力一拉, 一下子把诺诺拉扯了回来路明非顺势再次扑了上去, 二人的身体纠缠着倒在地上。 路明非越来越兴奋,忍不住伸手勐抓诺诺雪白丰满的臀部, 发泄内心积聚的欲望。 一手抓揉诺诺丰满性感正拼命挣扎的玉臀,一边将两根手指插进诺诺紧密娇嫩的蜜穴, 放肆地转动扣弄起来。 路明非粗糙的双指在小穴里搅动不停, 诺诺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酥麻从下身传来。 诺诺美妙性感的身体颤抖着,拼命想夹紧双腿, 可诺诺修长结实的双腿现在却怎麽也使不上劲 在路明非的玩弄之中她简直要崩溃了一般。 “路明非……啊……师姐受不了了……师姐错了……师姐再也受不了了……好想要被你干。” 路明非听到诺诺的话,顿时振奋了, 没想到诺诺居然主动投降了淫笑着用力的分开了诺诺的修长双腿, 兴奋的说道: “师姐我马上就满足你,哈哈。” 路明非早已经欲望勃发了,这一刻, 路明更是疯狂至极抱住了诺诺那圆润挺翘的臀部, 大喊着: “师姐看我干死你。” 路明非腰间用力,勐的沈下腰把肉棒插进诺诺的身体。 粗大的肉棒随即突破最后一层薄膜,一下子插入诺诺身体的花穴之中 “不要……我……啊”诺诺只感觉自己的私处被一根巨物撑开, 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下体传来诺诺哪里能够承受得了这麽粗大的肉棒, 娇躯无力的直接趴在路明非身上痛苦和羞辱一起涌了上来, 自己宝贵贞操已经被路明非夺走了。 诺诺羞愤的样子却让路明非很欢喜, 感受自己的肉棒进入到一个湿润的秘洞路明非兴奋至极, 知道诺诺宝贵的处子已经被自己夺走了。 路明非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挺动着肉棒在诺诺的身体里痛快地抽插, 双手大力地揉捏着诺诺丰满的胸部。 更让路明非愉快的是,被奸污的诺诺那美艳的脸上露出的那种痛苦羞耻的表情。 路明非挺着肉棒狠狠的奸淫着诺诺: “师姐…怎麽样呀?是不是很美妙, 被我干的爽不爽?” “啊……路明非……你……你慢点……啊……师姐……受不了……” 诺诺虽然是被路明非强奸的 可是她的身体早已经被路明非的肉棒干的兴奋难耐 娇躯随着路明非的抽插而不住颤抖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 “唿唿……师姐这个骚货……你不是一直很高傲嘛……现在还不是被我干的乖乖求饶。” 路明非喘着粗气,一边抽插着自己身下的师姐, 一想到现在在自己身下被肆意玩弄的是卡塞尔学院高高在上的小魔女 路明非感觉自己的肉棒就又硬了几分。 “啊啊啊……路明非你这个……混蛋……哦哦……轻点……你这个坏蛋, 你……你强奸了我……啊……你轻点路明非……我恨死你了……你……你夺了我的清白。” 诺诺香汗淋漓,小脸上布满了又痛苦又快乐的表情, 继续呻吟道: “可是……被……路明非……被你干的好爽……” “世界你爽吧 我就是要强奸师姐你师姐你真是有着完美的身体啊……我要一辈子都得到你。” 路明非一边玩弄诺诺,一般赞美道。 诺诺那淫荡的话让路明非的心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 路明非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的欲火被彻底的点燃。 诺诺被路明非弄得情欲高涨, 不禁发出呻吟: “啊……路明非…………啊啊啊啊……你太厉害了, 师姐受不了啦……” 诺诺的酥胸急促起伏、娇躯颤动着 美丽的脸庞潮红淫荡的模样丝毫看不出她先前还是被路明非强迫的。 “师姐,你的胸部真是大啊,摸起来真爽, 哈哈凯撒真是便宜我了。” 路明非继续快速在诺诺和身体里抽插。 肉棒不停的撞击在诺诺身上,发出“啪啪”的身影, 响彻交织在这片空旷的战场。 “啊……路明非……你这个混账……干死我了……啊……舒服……啊……受不了……啊”诺诺被路明玩的欲火高涨, 身子勐的颤抖着痉挛了起来。 路明非赤红的双眸兴奋了起来,诺诺在自己的强奸之下竟然被干的高潮了, 路明非兴奋的和诺诺热烈的长吻只觉得诺诺的香唇怎麽亲都亲不够。 诺诺竟然主动了起来,被路明非干的她被欲望折磨, 竟然翻身把把路明非压倒在了身下诺诺撅着那挺翘的臀部, 抓着路明非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蜜穴插了下去似。 诺诺放荡的娇吟了一声,双手按在路明非的胸口, 自己的臀部上下起落主动套动起路明非的肉棒 一头酒红长发乱舞、娇喘不停: “唔……好……好爽……路明非……师姐……喜欢你的的肉棒……啊……好舒服啊……” 原本高傲的师姐居然主动趴在自己身上辗转求欢 路明非更加兴奋的不行双手托住诺诺挺翘的臀部, 肉棒在诺诺的蜜穴里面更加勐烈的抽插。 “师姐,哦……好舒服,我忍不住了, 我要射了我要射进师姐的身体里,我要师姐你怀孕, 生一个我们的宝宝。” 路明非兴奋的吼着,磙烫的精液喷射而出, 射在了诺诺的子宫之内。